본문 바로가기주메뉴 바로가기
전체메뉴

목판삼국유사

검색

트위터 페이스북 구글플러스
home 선초본 URL
이전 페이지

선초본

비교보기3D보기
사이드메뉴 열고 닫기
同塵
釋惠宿 光於好世郎徒 郎旣名黃卷 師亦居赤善村今安康縣/有赤谷村 二十餘年 時國仙旵公其郊 一日 宿出於道左 轡而請曰 庸僧亦可乎 公許之 於是 橫馳突 相先 公旣悅 及休勞坐 數炮相餉 宿亦 略無忤色 旣而進於前曰 今有美鮮於此 益薦之何 公曰善 宿屛人割其股 寘盤以薦 衣血淋漓 公愕然曰 何至此耶 宿曰 始吾謂公仁人也 能恕己通物也 故從之爾 今察公所好 唯殺戮之篤 害彼自養而 豈仁人君子之所爲 非吾徒也 遂拂衣而行 公大慚 視其所食 盤中鮮不滅 公甚之 歸奏於朝 眞平王聞之 遣使徵迎 宿示臥婦床而寢 中使陋焉 返行七八里 逢師於途 問其所 曰城中檀越家 赴七日 席罷而來矣 中使以其語達於上 又遣人檀越家 其事亦實 未幾 宿忽死 村人葬於耳峴一作/硎峴東 其村人有自峴西來者 逢宿於途中 問其何 曰 久居此地 欲遊他方爾 相揖而別 行半許里 雲而逝 其人至峴東 見葬者未 具說其由 開塚視之 唯芒鞋一隻而已 今安康縣之北 有寺名宿 乃其所居云 亦有浮焉 釋惠空 天眞公之家傭嫗之子 小名憂助盖方/言也患瘡濱於死 而慰塡街 憂助年七 謂其母曰 家有何事 客之多也 母曰家公發惡疾 死矣 爾何不知 助曰 吾能右之 母其言 告於公 公使喚 至坐床下 無一語 須瘡潰 公謂偶爾 不甚之 旣 爲公養鷹 甚愜公意 初公之弟 有得官赴外者 請公之選鷹 歸治所一夕公忽憶其鷹 明晨擬遣助取之 助先知之 俄頃取鷹 昧之 公大驚悟 方知昔日救瘡之事 皆測也 謂曰僕不知至聖之托吾家 狂言非禮汚辱之 厥罪何雪 而後乃今爲導師 導我也 遂下 旣著 遂出家爲僧 易名惠空 常住一小寺 每猖狂大醉 負簣歌舞於街巷 和尙 所居寺因名夫蓋寺 乃簣之言也 每入寺之井中 數月不出 因以師名名其井 每出有碧衣神童先湧 故寺僧以此爲候 旣出 衣裳不濕 晩年移止恒沙寺今迎日縣吾魚寺 諺云恒/沙人出 世故名恒沙洞 時 元撰諸 每就師質疑 或相調 一日二公沿溪掇魚啖之 放便於石上 公指之曰 汝屎吾魚 故因名吾魚寺 或人以此爲師之語 濫也 俗訛呼其溪曰芼矣川 旵公遊山 見公死於山中 其屍膖脹 爛生虫蛆 悲嘆之 及廻轡入城 見公大醉歌舞於市中 又一日草索綯 入寺 圍結於金堂 左右樓及南門廊廡 告剛司 此索須三日後取之 剛司焉而之 果三日善德王駕幸入寺 志鬼心火出其塔 唯結索獲免 又神印祖師明朗 新創金剛寺 設落成會 龍象集 唯師不赴 朗卽焚香虔禱 小公至 時方大雨 衣袴不濕 不沾泥 謂明朗曰 辱召懃懃 故玆迹頗多 及終 浮空告寂 舍利莫知其數 見肇論曰 是吾昔撰也 乃知僧肇之後有也◎讚曰 草原床頭臥 洒肆狂歌井底眠 隻履浮空何去 一雙重火中蓮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