본문 바로가기주메뉴 바로가기
전체메뉴

목판삼국유사

검색

트위터 페이스북 구글플러스
home 선초본 URL
이전 페이지

선초본

비교보기3D보기
사이드메뉴 열고 닫기

前後所藏舍利

前後所將舍利
國史云 眞興王大淸三年己巳 梁使沈湖送舍利若干粒 善德王代貞觀十七年癸卯 慈藏法師所將佛頭骨佛牙佛舍利百粒 佛所著緋羅金點袈裟一領 其舍利分爲三 一分在皇龍塔 一分在和塔 一分幷袈裟在通度寺戒壇 其餘未詳所在 壇有二級 上級之中 安石蓋如覆鑊 諺云 昔在本朝 相次有二廉使禮壇 擧石鑊而敬之 前感脩蟒在函中 後見巨蟾蹲石腹 自此不敢擧之 近有上將軍金公利生庾侍郞碩 以高廟朝受 揮江東 仗節到寺 擬欲擧石瞻禮 寺僧以事難之二公令軍士固擧之 內有小石函 函襲之中 貯以瑠璃筒 筒中舍利只四粒 傳示瞻敬 筒有小傷裂處 於是庾公適蓄一水精函子 遂奉施兼藏焉 識之以記 移御江都四年乙未歲也 古記稱百枚分藏三 今唯四爾 旣隱現隨人多小 不足也 又諺云 其皇龍寺塔災之日 石鑊之東面始有大斑 至今猶然 卽大遼應曆三年癸丑歲也 本朝光廟五載也 塔之第三災也 溪無衣子留詩云聞噵皇龍災塔日 連燒一面示無間 是也 自至元甲子已來 大朝使佐本國皇華 爭來瞻禮 四方雲水 輻湊來叅 或擧不擧 眞身四枚外 變身舍利 碎如砂礫現於外 而異香郁烈 日不歇者 比比有之 此季一方之奇事也 唐大中五年辛未 入朝使元弘所將佛牙今未詳所在 新/羅文聖王代 後唐同光元年癸未 本朝祖卽位六年 入朝使尹質所將五百羅漢像 今在北崇山神光寺 大宋宣和元年己卯睿廟十/五年 入貢使鄭克永李之美等所將佛牙 今內殿置奉者是也 相傳云 昔義湘法師入唐 到終南山至相寺智儼尊者處 隣有宣律師 常受天供 每齋時天送食 一日律師請湘公齋 湘至坐定旣久 天供過時不至 湘乃空鉢而歸 天使乃至 律師問今日何故遲 天使曰滿洞有神兵遮擁 不能得入 於是律師知湘公有神衛 乃服其道勝 仍留其供具 翌日又邀儼湘一師齋 具陳其由 公從容謂宣曰師旣被天帝所敬 嘗聞帝釋宮有佛四十齒之一牙 爲我等 請下人間爲福如何 律師後與天使傳其意於上帝 帝限七日送與湘公 致敬訖 邀安大內 後至大宋徽宗朝 崇奉左道 時國人傳讖曰金人敗國 黃巾之徒 諷日官奏曰金人者 佛敎之謂也 將不利於國家 議將破滅釋氏 坑諸沙門 焚燒典 而別造小舡 載佛牙泛於大海 任隨緣流泊 于時 適有本朝使者 至宋聞其事 以天花茸五十領紵布三百疋 行賂於押舡內史 密授佛牙但流空舡 使臣等旣得佛牙來奏 於是睿宗大喜 奉安于十員殿左掖小殿 常鑰匙殿門 施香燈于外 每親幸日 開殿瞻敬. 至壬辰歲移御次 內官遽中忘不收 至丙申四月 御願堂神孝寺釋蘊光請致敬佛牙 聞于上 勑令內臣遍宮中 無得也 栢臺侍御史崔冲命薛伸 急徵于諸謁者房 皆未知所措. 內臣金承老奏曰壬辰年移御時紫門日記推看 從之 記云入內侍大府卿李白全受佛牙函云 召李詰之 對曰請歸家更尋私記 到家看 得左番謁者金瑞龍佛牙函准受記 來呈 召問瑞龍 無辭以對 又以金承老所奏云壬辰至今丙申五年間 御佛堂及景靈殿上守等 囚禁問當 依違未 隔三日 夜中瑞龍家園墻裏 有投擲物聲 以看 乃佛牙函也 函本內一重沈香合 次重純金合 次外重白銀函 次外重瑠璃函 次外重螺鈿函 各幅子如之 今但瑠璃函爾 喜得之 入達于內 有司議 金瑞龍及兩殿上守皆誅 晉陽府奏云因佛事 不合多傷人 皆免之 更勑十員殿中庭特造佛牙殿安之 令將士守之 擇吉日 請神孝寺上房蘊光 領徒三十人 入內設齋敬之 其日入直承宣崔弘上將軍崔公李令長內侍茶房等侍立于殿 依次頂戴敬之 佛牙區間 舍利不知數 晉陽府以白銀合貯而安之 時 主上謂臣下曰朕自亡佛牙已來 自生四疑 一疑 天宮七日限滿而上天矣 二疑 國亂如此 牙旣神物 且移有緣無事之邦矣 三疑 貪財小人 盜取函幅 之溝壑矣 四疑 盜取利 而無計自露 匿藏家中矣 今第四疑當之矣 乃放聲大哭 滿皆洒涕獻壽 至有煉頂燒臂者 不可勝計 得此實錄於當時內殿焚修前祗林寺大禪師覺猷 言親所眼見 使予錄之 又至庚午出都之亂 顚沛之甚 過於壬辰 十員殿監主禪師心鑑亡身持 獲難 達於大內 大賞其功 移授名刹 今住氷山寺 是亦親聞於彼 眞興王代天嘉六年乙酉 陳使劉思與釋明觀 載送佛論一千七百餘卷 貞觀十七年 慈藏法師載三藏四百餘函來 安于通度寺 興德王代和元年丁未 入學僧高麗釋丘德 若干函來 王與諸寺僧徒出迎于興輪寺前路 大中五年 入朝使元弘 若干軸來 羅末普耀禪師再至吳越 載大藏來 卽海龍王寺開山祖也 大宋元祐甲戌 有人眞讚云偉哉初祖 巍乎眞容 再至吳越 大藏成功 賜䘖普耀 鳳詔四封 若問其德 白月淸風 又大定中漢南管記 彭祖逖留詩云 水雲蘭若住空王 况是神龍穩一場 畢竟名藍誰得似 初傳像敎自南方 有跋云昔普耀禪師始求大藏於南越 洎旋返次 海風忽起 扁舟出沒於波間 師卽言曰 意者 神龍欲留耶 遂呪願乃誠 兼奉龍歸焉 於是風靜波息 旣還國 遍賞山川 求可以安邀處 至此山 忽見瑞雲起於山上 乃與高第弘慶營蓮社 然則 像敎之東漸 實始乎此 漢南管記彭祖逖題 寺有龍王堂 頗多靈異 乃當時隨經而來止者也 至今猶存 又天成三年戊子 黙和尙入唐 亦載大藏經來 本朝睿廟時 慧照國師奉詔西學 市遼本大藏三部而來 一本今在定惠寺海印寺有一本 許/政宅有一本 大安二年 本朝宣宗代 祐世僧統義天入宋 多將天台敎觀而來 此外方冊所不載 高僧信士來所 不可詳記 大敎東漸 洋洋乎慶矣哉 讚曰◎華月夷風尙隔 鹿園鶴樹二千年 流傳海外眞堪賀 東震西共一天 按此錄義湘傳云 永徽初 入唐謁智儼 然據浮石本碑 湘武德八年生 丱歲出家 永徽元年庚戌 與元曉同伴欲西入 至高麗有難而廻 至龍朔元年辛酉入唐 就學於智儼 總章元年 儼遷化 咸享二年 湘來還新羅 長安二年壬寅示滅 年七十八 則疑與儼公齋於宣律師處 請天宮佛牙 在辛酉至戊辰七八年間也 本朝高江都壬辰年 疑天宮七日限滿者 誤矣 忉利天一日夜當人間一百歲 且從湘公初入唐辛酉 計至高壬辰 六百九十三歲也 至庚子年 始滿七百年而七日限已滿矣 至出都至元七年庚午 則七百三十年 若如天言而七日後還天宮 則禪師心鑑出都時 持出者 恐非眞佛牙也 於是 年春出都前 於大內集諸宗名德 乞佛牙舍利 精勤雖切而不得一枚 則七日限滿上天者 幾矣 二十一年甲申 修補國淸寺金塔 國主與莊穆王后 幸妙覺寺 集衆慶讚訖 右佛牙與洛山水精念珠如意珠 君臣與大衆 皆瞻奉頂戴 後幷納金塔內 予亦預斯會 而親見所謂佛牙者 長三寸許 而無舍利焉 無極記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