본문 바로가기주메뉴 바로가기
전체메뉴

목판삼국유사

검색

트위터 페이스북 구글플러스
home 선초본 URL
이전 페이지

선초본

비교보기3D보기
사이드메뉴 열고 닫기
阿道基羅一作我道/又阿頭
新羅本記 第四云 第十九訥祗王時 沙門墨胡子 自高麗至一善郡 郡人毛禮或作/毛祿 於家中作堀室安置 時梁遣使賜衣著香物高得相詠史詩云 梁遣使僧/曰元表 宣送檀及經像 君臣不知其香名與其所用 遣人齎香遍問國中 墨胡子見之曰此之謂香也 焚之則香氣芬馥 所以達誠於神聖 神聖未有過於三寶 若燒此發願 則必有訥祗在晉宋之世/而云梁遣使 恐誤 時 王女病革 使召墨胡子焚香表誓 王女之病尋愈 王喜 厚加賚貺 俄而不知所歸 又至二十一毗處王時 有我道和尙 與侍者三人 亦來毛禮家 儀表似墨胡子 住數年 無疾而終 其侍者三人留住 講讀經律 有信奉者有注云 與本碑及諸傳記殊異 又/高僧傳云 西 或云從吳來 按我道本碑云 我道高麗人也 母高道寧 正始間 魏人我姓我/也堀摩奉使句麗 私之而還 因而有娠 師生五歲 其母令出家 年十六歸魏 省覲堀摩 投玄彰和尙講下就業 年十九又歸寧於母 母謂曰此國于今不知佛法 爾後三千餘月 林有聖王出 大興佛敎 其都內有七處伽藍之墟 一曰金橋東天鏡林今興輪寺 金橋謂西川之橋 俗訛呼云松橋也 寺自我道/始基而中廢 至法王丁未草創乙卯大開 眞王畢成 二曰三川歧今永/輪開同代 三曰龍宮南今皇龍寺 眞/王癸酉始開 四曰龍宮北今芬皇寺 善/德甲午始開 五曰沙川尾妙寺 善德/王乙未始開 六曰神遊林今天王寺 文武/王己卯開◎◎七曰婿請田今曇/嚴寺 皆前佛時伽藍之墟 法水長流之地 爾歸彼而播揚大敎 當東嚮於釋祀矣 道禀敎至林 寓止王城西里 今嚴莊寺 于時雛王卽位二年癸未也 詣闕請行敎法 世以前所未見爲嫌 至有將殺之者 乃逃隱于續林今一/善縣毛祿家形近之訛 古記云 法師初來毛祿家 時天地震驚 時人/不知僧名而云阿頭彡麽 彡麽者乃鄕言之僧也 猶言沙三年 時 成國公主疾 巫醫不 勅使四方求醫 師率然赴闕 其疾遂理 王大悅 問其所須 對曰 貧道百無所求 但願創佛寺於天林 大興佛敎 奉福邦家爾 王許之 命興工 俗方質儉 編茅葺屋 住而講演 時或天花落地 興輪寺 毛祿之妹名史氏 投師爲尼 亦於三川歧 創寺而居 名永興寺 未幾 雛王卽世 國人將害之 師還毛祿家 自作塚 閉戶自絶 遂不復現 因此大敎亦廢 至二十三法興大王 以蕭梁天監十三年甲午登位 乃興釋氏 距雛王癸未之歲二百五十二年 道寧所言三千餘月 驗矣 據此本記與本碑 二說相戾不同如此 嘗試論之 梁唐二僧傳 及三國本史皆載 麗濟二國佛敎之始 在元之間 則二道法師 以小獸林甲戌 到高麗明矣 此傳不誤 若以毗處王時方始到羅 則是阿道留高麗百餘歲乃來也 雖大聖行止出沒不常 未必皆爾 抑亦新羅奉佛 非晩甚如此 又若在雛之世 則却超先於到麗甲戌百餘年矣 于時 林未有文物禮敎 國猶未定 何暇阿道來請奉佛之事 又不合高麗未到而越至于羅也 設使暫興還廢 何其間寂寥無聞 而尙不識香名哉 一何大後 一何大先 揆夫東漸之勢 必始于麗濟而終乎羅 則訥祗旣與獸林世相接也 阿道之辭麗抵羅 在訥祗之世 又王女救病 皆傳爲阿道之事 則所謂墨胡者非眞名也 乃指目之 如梁人指達摩爲碧眼胡 晉調釋道安爲柒道人類也 乃阿道危行避諱 而不言名姓故也 蓋國人隨其所聞 以墨胡阿道二名 分作二人爲傳爾 云阿道儀表似墨胡 則以此可驗其一人也 道寧之序七處 直以創開先後言之 傳失之 故今以沙川尾躋於五次 三千餘月 未必盡信書 自訥祗之世 抵乎丁未 慮一百餘年 若曰一千餘月 則殆幾矣 姓我單名 疑贗難詳 又按元魏釋曇始一云/惠始傳云始關中人 自出家後 多有異迹 晉孝武經律數十部 往遼東宣化 現授三乘 立以歸戒 蓋高麗聞道之始也 義熙初復還中 開導三輔 始足白於面 雖涉泥水 未嘗沾濕 天下咸稱白足和尙云 晉末 方凶奴赫連勃勃 破獲關中 斬戮無數 時始亦遇害 不能傷 勃勃嗟嘆之 普赦沙門 悉皆不殺 始於是潛遁山澤 修頭陁行 拓拔燾復剋長安 擅威關洛 時有博陵崔皓 小習左道 猜嫉釋敎 旣位居僞輔 爲燾所信 乃與天師寇謙之說燾 佛敎無益 有傷民利 勸廢之云云 平之末 始方知燾將化時至 乃以元會之日 忽杖錫到宮門 燾聞令斬之 屢不傷 燾自斬之亦無傷 飼北園所養虎 亦不敢近 燾大生慙懼 遂感癘疾 崔寇二人 相次發惡病 燾以過由於彼 於是誅二家門族 宣下國中 大佛法 始後不知所終◎議曰 曇始以元末到海東 義熙初還關中 則留此十餘年 何東史無文 始旣恢詭不測之人 而與阿道墨胡難陁 年事相同 三人中疑一必其變諱也 讚曰◎雪擁金橋凍不開 林春色未全廻 可怜靑帝多才思 先著毛宅裏梅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