본문 바로가기주메뉴 바로가기
전체메뉴

목판삼국유사

검색

트위터 페이스북 구글플러스
home 선초본 URL
이전 페이지

선초본

비교보기3D보기
사이드메뉴 열고 닫기
金傅大王
第五十六金大王 諡敬順 天成二年丁亥九月 百濟萱 侵羅至高鬱府 景哀王請救於我太祖命將以勁兵一往救之 救兵未至 萱以冬十月掩入王京 王與妃嬪宗戚 遊鮑石亭宴 不覺兵至 倉卒不知所爲 王與妃奔入後宮 戚及公大夫士女 四散奔走 爲賊所虜 無貴賤匍匐乞爲奴婢 萱縱兵摽掠公私財物 入處王宮 乃命左右王 王與妃妾人 匿在後宮 拘致軍中 逼令王自 而强淫王妃 縱其下 亂其嬪妾 乃立王之族弟爲王 王爲萱所擧即位 前王尸殯於西堂 與下慟哭 我祖遣使弔 明年戊子春三月 祖率五十餘騎 巡到京畿 王與百官郊迎 入宮相對 曲盡情禮 置宴臨海殿 酒酣 王言曰 吾以不天 致禍亂 萱恣行不義 喪我國家 何如之 因然涕泣 左右莫不鳴咽 太祖亦流涕 因留旬 乃廻駕 麾下肅靜 不犯秋毫 都人士女相慶曰 昔氏之來也 如逢虎 今王公之至 如見父母 八月 太祖遣使 遺王錦鞍馬 并賜僚將士有差 淸泰二年乙未十月 以四方土地盡爲他有 國弱勢孤 不已自安 乃與下謀 擧土降太祖 臣可否紛然不已 王子曰 國之存亡 必有天命 當與忠臣義士 收合民心 力盡而後已 豈可以一千年之社稷 以與人 王曰 孤危若此 勢不能全 旣不能强 又不能弱 至使無辜之民 肝腦塗地 吾所不能忍也 乃使侍郞金封休齎書 請降於太祖 子哭泣辭王 徑徃皆骨山 麻衣草食 以終其身 季子祝髮 隷華嚴爲浮圖 名梵空 後住法水海印寺云 太祖受書 送相王迎之 王率百僚歸我太祖 香車寶馬 連亘三十餘里 道路咽 觀者如堵 太祖出郊迎勞 賜宮東一區今正 /以長女樂浪公主妻之 以王謝自國居他國 故以鸞喩之 改號神鸞公主 諡孝穆 封爲正 位在太子之上 給祿一千石 侍從員將 皆錄用之 改新羅爲慶州 以爲公之食邑 初王納土來降 太祖喜甚 待之厚禮 使告曰 今王以國與寡人 其爲賜大矣 願結婚於室 以永甥舅之好 王曰 我伯父億廉王之考孝宗角干 追/封神大王之 有女子 德容雙 非是無以備內政 太祖娶之 是爲神成王后金氏本朝登仕郞金寬毅所撰王代宗錄云 神成王后李氏 本慶州尉/李正言爲州守時 太祖幸此州 納爲妃 故或云州君 願堂玄化 寺 三月二十五日立忌 葬貞 生一子 安也 此外二十五妃主中 不/載金氏之事 未詳 然而史臣之論 亦以安宗爲新羅外孫 當以史傳爲是 太祖之孫景宗佃 聘政公之女爲妃 是爲憲承皇后 仍封政爲尙父 平興國三年戊寅崩 諡曰敬順 尙父誥曰 周啓聖之初 先封呂 劉漢興王之始 首自此大定區 廣開基業 立龍圖三十代 躡麟趾四百年 日月重明 乾坤交泰 雖自無爲之主 乃開致理之臣 觀光順化衛國功臣上柱國樂浪王政食邑八千戶金 世鷄林 官分王爵 英烈振凌雲之氣 文章騰擲地之才 富有春秋 貴居茅土 六韜三略 拘入襟 七縱五申 撮指掌 我太祖須載接陸擲之好 早認餘風 尋時頒駙馬之姻 內酬大節 家國旣歸於一統 君臣合於三韓 顯令名 光崇懿範 可加號尙父都省令 仍賜推忠義崇德守節功臣號 勳封如故 食邑通前爲一戶 有司擇日備禮冊命 主者施行 開寶八年十月日 大內議令兼翰林臣宣奉行 奉如右 牒到奉行 開寶八年十月日 侍中署 侍中署 內奉令署 軍部令署 軍部令無署 兵部令無署 兵部令署 廣侍郞署 廣侍郞無署 內奉侍郞無署 內奉侍郞署 軍部無署 軍部署 兵部無署 兵部署 告推忠義崇德守節功臣尙父都省令 上柱國樂浪王 食邑一戶 金如右 符到奉行 主事無名 郞中無名 書令史無名 孔目無名 開寶八年十月日下 史論曰 新羅朴氏昔氏 皆自生 金氏從天入金而降 或云乘金車 此尤詭不可信 然世俗相傳爲實事 今但厥初 在上者 其爲己也儉 其爲人也寬 其設官也略 其行事也簡 以至誠事中國 梯朝聘之使 相續不絶 常遣子弟 造朝宿衛 入學而誦習 于以襲聖賢之風化 革鴻荒之俗 爲禮義之邦 又憑王師之威 平百濟高句麗 取其地郡縣之 可謂盛矣 然而奉浮屠之法 不知其弊 至使閭里比其塔廟 齊民逃於緇褐 兵農小 而國家日 幾何其不亂且亡也 於是時 景哀王加之荒樂 與宮人左右 出遊鮑石亭 置酒燕衎 不知萱之至 與門外韓虎 樓頭張麗華 無以異矣 若順之歸命太祖 雖非獲已 亦可矣 向若力戰守死 以王師 至於力屈窮 即必覆其族 害及于無辜之民 而乃不待告命 封府庫 籍 以歸之 其有功於朝廷 有德於生民甚大 昔錢以吳越入宋 蘇子瞻謂之忠臣 今新羅功德 過於彼遠矣 我太祖妃嬪多 其子孫亦繁衍 而顯宗自新羅外孫即寶位 此後統者 皆其子孫 豈非陰德也歟 新羅旣納土國除 阿干神會 罷外署 見都城離潰 有黍離離 嘆乃作歌 歌亡未詳
닫기